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多年后,我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抚摸这段年轻的记忆。嘴角会挂着满足的笑容。

 
 
 

日志

 
 

【原创】清明祭  

2010-04-05 10:21:42|  分类: 博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清明祭 - 翼语莹心 -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清明祭【之一】

文·刘翼莹

【题记】文字可以藏灵,与张张冥币和支支素烛一样,我用文字点燃一缕香,遥寄给远在奈何桥另外一头的亲人。

又一年清明时节,天空似乎千百年来都会在这一天阴朦朦的。不然怎么会有‘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句子流传至今。我更愿意相信这一天,我们与那些阴阳永隔的亲人们可以心灵相通,那份隔着阴阳的思念会借着张张冥币、支支素烛而传递给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

隔着窗子,我看着铅灰色的天空,心里突然空荡荡的不知道该思念谁,那么多挚爱的亲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一个一个的变得遥远甚至陌生之后,我忘记了流泪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触,只是会傻笑着回忆那些曾经带给我快乐的瞬间,漫长的成长过程中,那些点点滴滴的感动。或许不哭泣,才是思念最深的时候。

至少一个星期之前,或者更早,我就开始在心里盘算着写一些关于那些我再也见不到的亲人的文字,只是我懒惰的手指,不敢轻易的触动心底的记忆,太美好,太想念。然,今日看到这天气,竟然莫名的就有了写出来的勇气。或许乱糟糟的去叙述一些儿时琐碎的记忆,也是一种祭奠,祭奠那些属于我和一个已经故去地亲人的回忆。

这个人很高大,脾气莫名其妙的倔,姥姥总是会唠叨,还会自言自语的问自己是不是哪一辈子做了孽。这个人很温和,当他倒腾出来一大堆小玩意儿让我任意挑选的时候。他会拿着小半截铅笔,或者一个锈迹斑斑的小刀对我说:娟子,等你长大之后就能上学了,这些都是上学能用上的。而我就如获至宝的拿在手里,并且毫不吝啬的对他投去极其崇拜的目光。他总是可以收集来很多很多铅笔、小刀或者一小块儿橡皮之类的东西。等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别人丢掉之后,他捡回来放在自己的小匣子里给我们这些孩子们留着的。他是喜欢孩子的,可惜他一生里都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甚至是妻子。因为他智障。每次说道他的智障,母亲都会说是因为孩子多,家里穷。这个他就是我二舅,一个高大、倔强却对我们这些晚辈很温柔的男人。

二舅原本不傻,甚至聪明的别人都嫉妒。人家孩子上学都需要家里给买笔和本子,而二舅从来都是考试第一得到的奖励就足够自己用了,甚至可以匀出来一些给自己的弟弟妹妹。因为家里穷,本子总是正面用完了,背面继续用。也是因为家里穷,猪都要放,我一直都不知道放猪到底是为了啥,因为我见到的猪都是放在圈里饲养的。二舅一次放猪,那猪把别人家的土豆地给拱了。人家找上门,一顿嚷嚷。姥爷很生气,就用一个小木棍在二舅的脖子上来回锯了几下,嘴里还骂着说:“放猪都放不好,不如用刀给你脑袋剁下来。”二舅当时在给姥姥烧火,蹲在灶坑旁边一声没出。不知道多久了,孩子们都回来准备吃饭了,我母亲没有看到自己的二哥,就出去找,一家人在屋后的墙角处看到了当时已经神志不清的二舅,姥姥抱着二舅哭了,姥爷蹲在地上使劲儿的吧嗒的大烟袋,二舅就那样莫名的傻了。

我是一个矫情的孩子,妈妈带着我回娘家,每次我看着姥姥家的小米饭都会大哭不止,嘴里还会嚷嚷着:“我不会吃他家的这个饭...”。一次外面的雨下的很大,二舅不声不响的出门,一会儿跑回来,头发梢滴滴答答的掉着雨水,衣服都贴在了身上,他笑着,憨憨的。走到我跟前,从怀里掏出来用塑料袋包着的一根麻花。我美滋滋的坐在那里吃,他就站在对面笑呵呵的看。妈妈说那次她哭了,拽着二舅去换衣服。而二舅却在多年之后,对已经懂事的我说:你啊,就是个馋丫头。

慢慢长大了,日子却过的越来越快,当我们这些孩子如同燕子一样,翅膀硬了就四处飞的时候,都忽略了二舅,已经苍老的二舅。直到有一天,电话里母亲极其平静的对我说:闺女,你二舅去了。我才如五雷轰顶一样愣住了。半天,我安慰着母亲,嘴里语无伦次的不知道都说了一些什么,实在忍不住了,找个了借口挂了母亲的电话,窝在被子里放声的哭,很大很大声。之后的几天都会想他,想他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的所有片段,想他给我的铅笔头和锈迹斑斑的小刀,想他一生的惨惨淡淡,想他走的时候,会不会嘴角微微翘起,留给所有他牵挂的人一个微笑。母亲说:走了,就是享福了。我知道母亲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都在哽咽。

其实,二舅,我很想您。因为我更愿意相信您不是傻,而是心里太纯净。您一直都有一颗孩子般的心,简单的让任何善良的人都会疼惜。

二舅,清明了,你在奈何桥头看得到姥姥吗?

二舅,清明了,娟子对您的思念,你能感受得到吗?

二舅,那个世界如果太冰冷,就让我的思念给你一些温暖吧。

二舅,我想您,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您。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