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多年后,我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抚摸这段年轻的记忆。嘴角会挂着满足的笑容。

 
 
 

日志

 
 

【莹·祝福汶川】祭奠生死  

2009-04-24 16:44:39|  分类: 琐碎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莹·祝福汶川】祭奠生死 - 翼语莹心 -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祭奠生死

文·刘翼莹

    生老病死,人生中的一个轮回。从生到死的自然规律不曾有谁能违背过。人类永远在这个红尘里不停息的奔赴到尽头。中间经历的种种都是点缀,都是生到死的这条路上绵延的风景。

    人,之所以与很多生物不同,是因为有思想,这思想的拥有是福还是祸?无从考证。当我们安静于某个夜晚,如虔诚的信徒一样去努力参悟生死的时候,会不会蓦然惊醒于一份悲凉中,原来,我们等待的一直都是死亡。倾尽我今生的所见所闻,最悲惨的死是去年的5月12日,最心疼的死时今年的4月20日。如果说他们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我会说表象上是数字的不同,去年是十几万人,今年是一个人。本应该歌颂的是生,祭奠的只能是死,而我却在这个夜晚发现,原来活着也是一种死亡,只是我们的思想可以依然支配着肉体而已。

    如果说死,必然要从生开始说起。那次的汶川,在12日中午以前是生的,活生生的一切。美丽的初夏情景,和煦的风,飘着香气的田野和充满人间烟火的温馨。每一个小小的家庭里演绎着大体相同的幸福抑或是小小的不愉快,但是那些都是活生生的。瞬间,八十秒的地动山摇之后,死神张开血盆大口,用无比凶狠的面目瞬间模糊了生死的界限,一切的一切都停止了,一切的一切都毁灭了,而死亡在那一刻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国殇,国殇的含义是什么?举国如一个家庭一样,一起绝望的哭泣过,不屈服的抗争过,含泪的搜寻过,欲哭无泪的掩埋过。日子在那一天还是如往常一样,二十四个小时的轮回分秒不差,可是如今我们问问自己,那一天的每一秒是多么的漫长,那一天的每一秒是多么的痛彻心扉!失去了,我们失去的是十几万的生灵,我们痛心的是大自然的无情,我们悲哀的是人类在那一刻如砧板上的羔羊!我们在灾难里也自豪着,自豪于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淳朴善良的民族,互助友爱的同胞。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自豪,含着眼泪心在滴血的自豪!天堂的入口会在那一天显得格外的拥挤,苍天的心头会在那一天因为自己的无情而疼痛难忍,人类,多么可爱的一种生物,他们是知道互相关怀和互相热爱的。人说:天若有情天亦老。而我想问一下,人的情可以战胜天吗?

    汶川县城,在冯翔的笔下,在汶川人的眼里,已经是一座死城了,那里承载过的所有幸福远远抵不过八十秒的悲伤。太多的人,因为这八十秒而永生都无法真正的微笑,因为这八十秒而永远的能嗅到死亡的味道。而人类为了这八十秒还要付出多少泪水作为代价?那场人间浩劫,过去了,死亡的阴影好像已经悄悄的退去了,我们依然过着凡世的生活,依然在忙碌着各自的生活,可是他呢?今年4月20的死亡。

    冯翔。一个名字而已,一个红尘里忙碌的凡人而已,一个有着才华的男人而已。是那场灾难里幸存的幸运之人而已。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在4月20日凌晨选择了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死震颤了太多人的心灵了,如果不是他的那份爱子的心触动了我,如果不是因为我进入他的空间里,看到了他作为父亲的那份沉重到压垮自己的爱而凝结成的文字,如果不是因为网络上关于他的死议论纷纷,我想,一个生命离开不会如此的让我泪流满面。两个夜晚,听了两个夜晚【风居住过的街道】,看了两个夜晚他的空间里仅有的38篇文章。我知道,泪水落下的理所当然。当我平静下来之后,我想写一些关于他的文字,是祭奠生抑或是死。

    冯翔是才子,不仅仅是北川的才子。冯翔是文人,身体里流动着带着悲伤的血液,思想里满满的都是悲天悯人,即便是没有经历过灾难的文人都是有这样的倾向的,何况是他---一位在地震里痛失爱子的爷们,一位宣传部门的干部。

    现在这个世界,所谓的清平世界里,文官执政是历史给的使命,武官在乱世里才可以成为名扬四海的英雄,但是文官的前提是一个文人,一个文人没有好的社交能力,社交手腕,平衡自身和外界的能力的时候,太容易迷惑,文人本性而已,我不知道当他面对文字的时候,心里是否能安静下来,至少在他的文字里,我看到的是他心里的翻江倒海,如果能稍微的简单点,也许他不会最后选择死亡,如果能稍微的迂腐点儿,也许他不会最后离开,但是他是一个清醒的文人,文人的特点是太脆弱,太敏感。也许我说的不对,但是我坚持自己的想法。

    他说,他早就对死亡置之度外了。是的,经过了那么一场人间浩劫,人的生死早就参悟的通透了。死亡其实从来就不可怕,可怕的是带着重重的枷锁活着。人可以活的很简单,但是前提是你是个没有太多感触的人,一个可以糊涂的人,这种就是所谓的‘难得糊涂’。他可悲吗? 是可悲,但是不可怜。当我们去惋惜一位才子魂归天国的时候,我们还要看看这个世界,他从事的行业,他的为人,还有浩劫之后的种种宣传,注定了他的结局了吗?明眼人自然看得清楚! 在他的博文里,提到了某无良宣传媒介,希望拍摄关于感恩的片子,设计的场景是让灾后的人捐献眼角膜。冯翔说:我们不知道感恩,我们要留着自己的双眼看着我们的家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残忍?当我去安静的思索的时候,去努力的理清冯翔的思路的时候,我发现,冯翔是个爷们,顶天立地的。是个好父亲,爱子的心坚如磐石,是个好官员,尽职尽责。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善于迂回的人,这是优点还是缺点?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只能说,为文,才子,不仅仅是北川的,为官,他不合适,没有社交手腕的绝佳成绩,没有心理状态的绝对优良,没有那种善恶莫辩的圆滑思维,官,有的时候就是一副沉重的镣铐。看着那么多的人,对于冯翔的【我只对您说三点】的文章痛心疾首般的呼吁找出来文章里的‘您’的时候,我在泪水里笑了,笑冯翔的痴,笑冯翔的呆,笑他竟然如此的就成全了不该成全的人。无路可走的步步紧逼,竟然把一位才子样的你逼进了天堂?冯翔啊,到底你留下的是一个线索,还是一份无止境的悬念折磨。官场上的那些不能说,生活里的那些不敢说,生命里的那些没法说,都成了你悬梁自尽的寸寸白绫,最后你选择屈服于灵魂的一次软弱。人都是按照习惯生活的,我们习惯了太多本不该习惯的,诸如应酬,那些本身就虚伪异常的事情。也许会在某个瞬间拷问灵魂,却会在下一秒继续我们的习惯性生活。只是,你被一瞬的自身拷问夺去了生的信念,毅然决然的去找一个你不觉得压力重重的地方了,是吗?爱子天堂入口处等你了吗?如果你真的在天堂,那么不必为红尘里的人许一个没有痛苦的来生,只为那些天堂里的人捎去我们的挂念就足够了。

    生与死,我们都只看到了一半,也只能看到一半,因为当我们死了之后,即便是看到了,也无法给活着的人一点点的解释和说明。在我眼里,死亡不可怕,因为安静,活着很幸福,但是带着重重的枷锁活着除外。

    如果冯翔的死,地震后灾区劫后余生的人不断的自杀的消息,能给我们传递的唯一,就是他们需要的,现在最需要的是心理救助,花拳绣腿的喉舌宣传,请放生一个活路,锦上添花的那些浮华,请给活着减少一些累赘。让汶川大地上的生命,能安静的为自己的生活去努力,关心有的时候是默默无闻的,关心有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关心有的时候需要的仅仅是实实在在的去做点儿能做的事情的。

    我,祭奠死,因为无能为力,我祭奠生,因为无能为力......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