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多年后,我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抚摸这段年轻的记忆。嘴角会挂着满足的笑容。

 
 
 

日志

 
 

【原创】梦落小村  

2009-11-23 15:16:29|  分类: 博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落小村

文·刘翼莹

    我是一个坏孩子,喜欢回望故乡的那份孤独。流浪似乎是生命给的标准命题,却遗憾,找不到标准答案。很多的事,很多的人都会渐行渐远,留在心底的还有什么?

    故乡的手是斑驳的老树,故乡的心是母亲鬓角的白发。在家里的那段日子,过的平淡而简单,越是简单的生活越容易让人觉得生活是那么贫瘠,滋养不出来美丽的心情。在每天的日升月落里的我,会发呆的遥望远方。母亲说我是她永远都不会停留的孩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知道她希望我留在她身边,每天给我做饭吃不单单是我的心愿,也是母亲的幸福,可是,幸福却总是看似简单实则太难。太大了,我不是那个可以牵着她的手,跟在她身后的孩子了,不再是可以撒娇的女儿了,活生生的生活总是在寻找机会,一旦时机成熟它就毫不留情的分割开我与母亲。也是因为太大了,我无法再心安理得的看着母亲操劳,无法再对生活说无所谓。当我决定再一次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只说希望我能过的好,一个人在外面别苦了自己。她没有如以前那样挽留我,因为这个孩子她留不下。其实多想时光停止,多想总是在一抬头的时候看到她,或者见证母亲在岁月的洗礼下渐渐的苍老。只是每当夜深的时候,总是扪心自问:对于她,我什么都做不了吗?其实,我真的希望给她很多很多。临出门的那天,父亲早早的提着我的行囊站在村口为我等车,我笑的异常灿烂的与母亲说:妈,别送我了,外面太冷,又不是第一次走。转过头,泪水冰凉冰凉的落进心里了。母亲没有送我,但是我能感受到隔着窗子看着我走出小院的神态,还有怎么也忍不住的泪水。在村口,车要临近的时候,我让父亲回去,父亲只说了句:行。我没有回头,我怕看到父亲苍老的背影,我怕回头的一刹那让我的心土崩瓦解。不想走却不得不走的心,谁懂?

    每个人都在心里放着一些往事,每个人的生命里总有许多不能言说的痛楚,每个人的人生里有许多不能说或者说不得的话。那些是岁月一点点累积出来的殇,笑容灿烂的表象略显虚假。而我,不善于忍,所以只选择了逃。常常觉得别人的生活都宁静如水,总觉得命运在我人生里添加了太多的障碍,懦弱的我逾越不了的太多,逃避不了的太多。如果可以回到十九岁那年,我会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我会不会依然期待着漂泊。也许在人生的某个时期,选择墨守陈规的话,现在的我应该一直都在父母的身边。三姐总是说喜欢我的洒脱,可以想走就走,她一直坚信我的生活五光十色。其实她不知道,爱上流浪的人,注定要忍受寂寞,总说精彩的人,必须承受心灵最深处的孤独。

    文字最大的优点是可以写真,写一些一辈子都不想用嘴巴说出来的话,写一些密码尘封在记忆里。如果相信宿命,我只说:这个女人,命该如此。生命里总有一些是灰色的,灰色的那一部分我全部交给了文字,在每一个字的背后,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不安现状,所以选择一次一次离开。人生短暂的如一场冬雪,飘洒的美丽,落地成被般的洁白,一直到消融如土。写完了灰色的文字,我抬头看到了灿烂的午后阳光.....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