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多年后,我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抚摸这段年轻的记忆。嘴角会挂着满足的笑容。

 
 
 

日志

 
 

【原创】夜语·那些人  

2008-11-20 04:29:28|  分类: 博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夜语·那些人 - 翼语莹心 - 翼语莹心的蝴蝶居

文字是圣洁的,一如我习惯了在她的面前赤裸自己一切的想法,渐渐的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不孤单,只是我喜欢了用一个人的时间去塑造一些与孤独不离不弃的事件,然后微笑着落泪。
    岁月是平和的,不平和的是我的心境,在岁月无声无息的奔跑中,我气喘吁吁。担心岁月的雕刀太无情,在本就不光洁的脸上再刻画上如树一样的年轮,无法放松的感触让我惧怕四季轮回,仓促的一个回首发现自己跌坐在岁月手中的那些逝去的年华,悄悄的哭泣。
    眼中的风在夜里变作了黑色,冰冷的穿过我的发梢,她的手像极了我的心,冰冷的颤抖着,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温暖。也许年华的故事太沉重,无法用言语说的清楚,而我只是希望能微笑着记录,只是泪水太肆虐。
                          夜语·那些人

1
    总是希望自己不要忘记所有的人,可惜我做不到。在记忆里尘封下的往事里,主角总是那么几个人,只是我喜欢不断的去想他们,然后添枝加叶的记录下来,这像极了想要写小说的心境,真做假时假亦真吧。
    一副厚厚的眼镜,微微发福的体型,说话的时候总是会笑眯眯的眼睛,而他的嘴巴总是那么的不留情的称呼我‘丫头、妖精、包子。’我会毫不留情的叫他‘妖怪’。妖怪是一家公司的副总,但是做的是业务员的活计。正是因为这个关系他总是奔波于几个地方,诸如北京。第一次见他是在北京,那个时候我也在上班,一个总是落不下脚的职业。往返于北京和山东,那种奔命般的感觉与逃亡相似。妖怪要来看我,当然我开心的不行,结果电话里他很严肃的说“丫头,千万不要穿着衬衫牛仔裤就见我,我好色,记得穿裙子。”半个小时之后电话再一次传来他的命令“快快收拾打扮吧,十分钟到楼下,一定要淑女啊。”我笑了,笑自己还真的少有裙子。
   那个时候我出奇的喜欢一个香水的品牌,名字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叫‘蓝毒’。坐在车里妖怪皱着眉头看着我那身不怎么平常的打扮说:“丫头怎么弄的和妖精一样,这香水是否洒了,不舍得丢掉就用衣服擦的啊?”我很淑女的笑了笑“别惹我,都是按照妖怪要求办的,没办好也是因为经验不足。”那天北京的某个小餐厅里,我吃着所有妖怪爱吃的东西,听着妖怪的故事。妖怪的世界很单调,总是凌晨才回家,而妖怪说我和他第一个女友很像,性格和长相。我暗自难过,因为不喜欢做影子的感觉。妖怪的第一个女友在他大学的时候病逝,而妖怪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担心妖怪学业完成不了,而所有的知情人都保持一致的口径,那个女孩出国了,去德国哥哥家里。结果妖怪性情大变,九十年代初,穿着花衬衫,背着破书包四处闲逛的妖怪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着他爱着的那个女孩来他们大学,因为大学后面有一片竹林。
    大学毕业后,妖怪去了女孩的家,发现了事实真相后大哭一场。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妖怪说这话的时候我发现了他小小的眼睛里有泪水在游动。妖怪结婚了并且还有了一个六岁的女儿。他总是不停的夸奖他女儿是多么的聪明,多么的可爱,只是从来不提自己的爱人,我知道人都是有所保留的,也就默不作声的听着。最后妖怪问我,如果我带你去我们学校后面的竹林,你去吗?我抬头看到了妖怪眼里的那份期待,心里想做影子就做影子吧。点头算是应允。
    妖怪说我是一个奇怪的人,因为我总是有太多面,网络里我有一种特殊的光芒,而现实生活中我如同一个无知的孩子,工作中却又像一个女强人一样彪悍,最让他奇怪的是我为什么就相信这个世界上都是好人。我淡淡的说:“我希望这个世界简单点儿。”饭后,在送我回去的路上妖怪很认真的说:“别吃小龙虾,那个东西很脏的,我们都叫它傻虾,生活在最脏的水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我真的一次都不曾吃过,以后也永远不会吃,没有理由因为我就是相信他说的话。
    那年六一,我嚷着要过六一。虽然早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了,但是我就是想过一次。妖怪的电话是下午打过来的“丫头,六一快乐。我在陪着小丫头吃饭呢,你也要去吃饭,还要吃肯德基。”我含糊的答应着,并顺便问“小丫头很开心吧?你这个当爹的人也该多陪陪孩子。”妖怪笑的很爽朗“小丫头说了,要见见丫头姐姐。”我郁闷了,怎么提到他女儿之后我就小了一辈儿。六一我吃了肯德基,也买了礼物给自己,不错。
妖怪知道我爱文字,但是却总是说我会过的很辛苦,并且扬言说我们要是一起堆字的话,他会成为一个赚钱的写手,而我不行。我不解的问他为什么。他开着车,嘴巴里挤出来一句话:“我写色情小说,现在的人喜欢这,你写的只能在角落里孤芳自赏。”
    后来,用到这个词的时候我就很想哭,后来多可怕,证明好多事情都是过去了,过去的事情是回不来的。后来我消失了,妖怪电话里训斥我:“包子,你还是妖族吗?就这么消失了也好意思?”那个时候我状态糟糕,辞职之后悄悄的躲起来,谁也不想见。过去了好久好久了,只是不知道妖怪过的好不好,是否还是凌晨下班,也许我们有一天真的会去他大学的竹林。

2
    庄德月,一个很温和的名字。精瘦的身材,嘴巴似乎有些大。说话的声调很不错,中音。他在俄罗斯开公司,所以回来的时候很少。一次我在q上敲诈他说:“回来,请我吃饭,在北京最大最大的餐厅。”结果在我还没有下班的时候他电话打过来说:“我在你公司的楼下等你呢。”我哑然的笑了,笑自己的不知所措。吃过饭之后送我回家,结果我告诉他我是路痴,迷路是家常便饭。他问我是不是每次回家都要丢一次,我笑着说我不丢,因为出租车很认路的。那天我们迷路了,我大概的指了一个路口,结果错了。我们绕着中环线转了一圈,回到了最开始吃饭的地方重新走。庄德月说“抓紧找个人嫁了吧。”我笑着说:“没有人要,也不要别人。”他很正式的说:“做为你哥,我有权利和义务给你嫁出去。但是标准要有,起点要高。商人不能嫁,虽然哥我也是商人,商人太狡猾。文人也不行,太迂腐的文人会饿死你。工人不行,农民也不行...”诸多不行之后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还是不停嘴的说:“这样,不然就找一个文人,但是是做生意的文人吧?”我笑了,有点累。
    听说我不工作了,他异常兴奋的说:“明年我把这边的公司关掉,回国去好好做,你来帮我吧,你啊,很合适。”我发疯的告诉他一辈子都不要做业务,他笑了:“你做经理,我做业务咋样?”彻底无言...
前段时间他要去俄罗斯,在走之前对我说:“好好的,等哥回来我们去泡吧,然后顺便给你嫁出去,我物色一年了,手里一大把人选。”“别,我有男朋友了。”这次无言的是他了,我窃笑。
   也许我真的会开始工作,把文字当做唯一的爱好,而不是一门心思的当做全部。当然我选择工作的面很狭窄,如果可以就去他的公司吧,当然绝对不会去做经理。
   我们也是因为文字认识的,当时他说我的文字就是小孩子的作文,而我走过来的这段路,只有他知道有多努力,他最后对我说:“你好好的写你的小说,如果真的可以,哥就给你出钱拍电视剧。”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我,心头的那份温暖难得。
   我是个很孤独的人,因为不喜欢热闹。当然我的生命中有很多人留下了很多痕迹,只是我不知道我该如何珍惜。或许这些文字就是我的一份心意,慢慢的把他们整理出来,一个一个记录下来。今天累了,就写这两个人吧。明天,或者后天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